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丰

 
 
 

日志

 
 
关于我

我没有毫言壮语,也没有官衔职称,我也不信佛也不仰教,只相信现实和生活. 回首往事,当在那广阔的天地里,大田农活实打实干,后勤工作踏实稳妥,机耕机修勤奋好学,同志之间和睦相处,与友交往谈吐大方. 后来千里超,超回到故乡,进入街道作坊,和阿姨大妈敲敲打打,每天七毛,只能图个温饱,为了跳出圈槽,另起炉灶,就学技艺,后经辗转,进入工厂,开了眼界,生活质量有所提高,继续学技,考上等级,当上一名合格的技术修理工.我的一生平淡无奇,碌碌无为.时过今迁,现已退休,安居乐业,享乐天年!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夏 ( 7 )  

2014-06-01 18:0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细雨过后的早晨,空气格外的清新,眺望远处的山峰显得格外的翠绿,天空更加的深蓝,田野里更加沧桑一片.稻田间阡陌纵横,细水涓涓.麦地里垂搭拉着的麦穗,微微起波.经过晨风的轻佛,细雨的滋润,当阳光破开云层后,这会儿更是焕发了朝气,那满眼的嫩绿更加显得一派生机勃勃了,空气中揉和着草儿的清馨,花儿的芳香,河边上的树木也更加绿叶葱葱更加茂盛了.有时候,走在地边田头时,经常能看到一群群的翠鸟,有金黄色的,有深蓝色的,还有是翠绿色的,更漂亮的是有的鸟儿有好几种鲜艳的色彩羽毛披在一身,颇为美丽,这些鸟儿都非常可爱,大小要比麻雀大许多,星星点点地停在田野阒然的稻田边或麦田旁,在寻啄着虫儿或嫩叶,非常警觉,当我还没靠近它们时立即飞到远处去了,又在寻觅着食物了.逮不到它们只能站在远远的兴赏它们那美丽的羽毛了.

有时候,在夏天收工以后,我经常和一些当地的青年去水泡子边炸鱼,这样的事情做起来要绝对心细胆大,要不然非常容易炸伤自己的,在酒瓶子里装满了炸药粉,(即干燥的木屑和硝石按一定的比例混合而成.(每年的冬天,在大院后面的空地上有一间孤零零的草房子,就是用来炒木屑拌硝石, 然后做成土炸药,用来修水利时放炮用的.)再塞上一段导火线,点燃后扔向水泡子里,把鱼炸昏后再撩上来.最主要的技术是放导火线,太长了扔进水里熄灭了,太短了还没扔进水中就炸开了,那玻璃渣子可不长眼的,乱蹦开来反而炸着自己了.所以全凭经验来掌握离水泡子有多远,那导火线该有多长,当导火线正好燃烧在瓶口里的时候瓶子落入水中,那才恰到好处,在水中爆炸.我在边上看着,虽然有点危险,但也是很有点刺激性的,当把鱼炸昏了去捞上来时那心情是非常高兴的了.

到了夏天农忙的时候,拖拉机白天黑夜都在地里工作着,免不了要损坏这样或消耗那样的小零小件,要及时的有配件能调换才行,但是农场的物资供应站在五十多公里处的北安哪,真是应证了远水救不了近火"这词言,夏天时节又不等人,要抢收割抢翻地,要不然天气一转凉说封冻就封冻的,来不及翻地的话直接影响到来年的春播,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与德都县里的农机站去打交道了,一回生二回熟的,我和县农机站的好多办事人员,管理人员他们之间的关系搞熟了以后,我们机耕队一般的小零小件就直接到县农机站购买了,这样就方便的多了,所以每当有零件损坏急需要配件的时,我就会开着小车直奔县农技站,先兜上两圈"哈尔滨",然后再讲明零件名称,即开票,在转帐单上签上名,直接上仓库提货调转车头赶回农场直奔地里,让师傅们马上该配的配该换的换.总而言之就是要与夏天抢时间,保证在封冻之前要把地翻好,耙好.

记得有一年的夏天,那台老的拖拉机(即五十四匹马力的机车),在翻地的时候,或许扶大犁的学员把铧犁入土深了点,机车一罷(),闷沉了一下,排气管冒出了几个墨黑的烟圈,驾驶室像散了架一样剧烈的晃动了几下,机车一下子趴窝了,师傅们赶紧跳下驾驶室一看,傻眼了,大元宝梁断裂了,就是机车前面一个弯的大梁,上面支撑着冷却水箱,整个发动机和一个小的汽油发动机,弯头的两端承受着后面两根在驾驶室底下的大梁所有牵引时所产生的一切拉力,所以这个大零件在整个机车上起着重要的作用.当时又没有现代的通讯设备来汇报情况,不能马上和机耕队长取得联系让他做出决定.只能派人跑回分场汇报此事,当队长知道元宝梁断裂时,当时也一筹莫然,这是个大件,去农场局物资供应站调拨,手续非常麻烦,先要上场部找机械科,讲明情况,让他们派技术员去实地查验,再回来写报告,申请批办,科长签字,再上北安提货,不知是否马上就有卡车可去北安.(卡车跑的快,半天就可以打个来回了.拖拉机跑不快,来回要一天呢.)时间不等人,实在急得头头转时只能搏上一把了,去找县农机站求救了,这可是个大件啊,我一个人去怕是拿不下来这个活,只好队长亲自出面去了,我驾着车开足了马力,有六档决不挂五挡,一路风风火火地颠簸着直奔德都县农机站,当时在二道街后面,七拐八弯的到了那里就直奔主题讲明来意,向他们借用一个先救急着用,等过几天去农场局物资供应站提货后再来还给他们的,当地的人们知道农时不等人,就直爽的马上答应先提货让车带回使用,等以后我们去农场局提到了货再来还就是了,我就火急燎燎的调转车头拉了货就直奔地里,当时已经是下午时分,送到地里师傅和学员们一直干到挑灯夜战的把这个大件装配好,第二天一早这头铁牛又精神抖擞的奔驰在这辽阔的田野上了.

还有在拖拉机的油料供应上也会闹出一些摩擦来,我分场有两个大的油罐,分别容量一个是32,一个是20,油罐车每次能装载4,也不知到是场部的成品油管理员调度不周呢还是县里的煤炭石油公司让那送油的驾驶员随意送到哪个分场,总之二分场的两个大油罐都装得满满的了,送油的槽灌车还是一个劲的往这里送,时值秋季全农场的大小机车都在地里忙着干活,都非常需要油料,那个油罐车驾驶员就是不往别的急需要的地方送,当时马路对面那两台水利队的推土机就因为没油而停在地里趴着窝,(当时在后南阳的地里,招待所后面的那条排灌前停着.)水利队的负责人已经追到二分场来了,要求把油送到对面去,这个驾驶员就是不肯,我只好出面请这个驾驶员把油送到对面水利队去,卸完了油后再把车开回来,午餐仍在我处食堂吃,这时那个驾驶员才把那车油送到了对面.(因为这个驾驶员每次来都会在食堂膳食,我让食堂的工作人员炒上几个热菜,让他喝上几口白酒,有时候陪他一起吃饭,所以比较熟悉了,那时就根本没有人会来查酒驾的.)后来才知道,给水利队去送油是没有饭吃的,在平时和驾驶员交谈时也知道别的分场招待的也是一般的,食堂里大伙吃什么他也吃什么,不会特意为他开小灶,更没有酒喝呢.所以这个驾驶员就是喜欢到二分场来送油,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冲着白酒好菜加馒头.有时还能吃上大米饭呢.说实在的,二分场的食堂对外人员用餐都照顾的很好,膳食都非常丰富,手艺也很精练,所以要感谢食堂的全体工作人员和食堂的管理员了,谢谢了!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