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丰

 
 
 

日志

 
 
关于我

我没有毫言壮语,也没有官衔职称,我也不信佛也不仰教,只相信现实和生活. 回首往事,当在那广阔的天地里,大田农活实打实干,后勤工作踏实稳妥,机耕机修勤奋好学,同志之间和睦相处,与友交往谈吐大方. 后来千里超,超回到故乡,进入街道作坊,和阿姨大妈敲敲打打,每天七毛,只能图个温饱,为了跳出圈槽,另起炉灶,就学技艺,后经辗转,进入工厂,开了眼界,生活质量有所提高,继续学技,考上等级,当上一名合格的技术修理工.我的一生平淡无奇,碌碌无为.时过今迁,现已退休,安居乐业,享乐天年!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夏 (1 -1)  

2014-06-01 18:22: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我们刚来农场的时候也是这个时期,(69719).这天是晴天,当地的气候也不冷也不热,刚进入初夏末期,天气也颇为惬意.早晨约六,七点钟左右吧,(当时没有手表,只能估计)。当那绿色的铁皮列车带着那直使牙根发酸的“吱吱”刹车声,徐徐地停靠在那小小的北安火车站,此时上海的领队让我们下车了,讲到了!到了!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随着大家下了火车,这时候我才真正地踏上了这北大荒的土地呀!看到北安火车站才这么点小,就只有一幢木头盖的尖顶屋子算候车室,站台也只能停靠几节车厢,其余的车厢都被甩在站台外的铁轨两侧,看看真是简陋和荒凉,不免有点心灰意懒的了。不一会儿列车扔下了几节行李车,一声汽笛长鸣,吐出白汽,喷着黑烟,载着剩余的十几节绿皮列车,卯足了劲,哼哧哼哧地又往前开了,下一批是该到嫩江或格球山农场的广阔天地去了.我跟着上海护送的领队,随着人群涌出了火车站,这时已有农场来领知青的领导干部(姓啥不记得了)和二连哈市的青年朋友们,热情地帮着咱们提着随身携带的物品,带领我们爬上了早已等待多时的解放牌卡车,随即一路直奔永丰而来,汽车一会儿爬岗子,一会儿溜下坡,一路上车子开的飞快,公路又是高低不平,汽车颠簸得非常的厉害,当时我蹲在车厢的最后一排,得使劲地抓住那栏厢板,不然真有可能被甩出车厢外去,一路上颠得我五脏六腑都要翻出来了,好不容易颠簸了整整五十二公里的路,总算到了永丰的南阳点。(自从十三连从南阳转移到二分场后,南阳也就成了一个独立的单位了,不属于二分场管辖了,所以我们再也没有到大堤外去割过麦子和铲过玉米地)。下车一看这么破旧的地方呀,家属们住的都是土坯茅草房,就是最后一排有三幢瓦房是我们的住舍和食堂,我心中顿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坐在随后到的行李箱上一动也不想动了,真是欲哭无泪呀,脑海里一片茫然,连午饭都吃不下。后来有几个当地的老乡来告诉我说,这里的三排房子以前是农场局的干部们来这里办学习班时住的地方,这算是好的住所了,等等.到了下午,我想也没法子了,既来之则安之罢了,打开行李铺置床褥,一张小小的炕上挤了十几个人,虽然觉得一路上的疲惫不堪,但是这一晚我还是没能好好地合上眼,大脑在无思的乱想,还时不时的被蚊子叮咬,真是难熬的不眠第一夜啊。

整休了几天,让我们大家先到南阳大堤外的玉米地套种大豆的地里去拔草,当时已经是七月的下旬了,天气已是快要到盛夏了,钻进齐人高的玉米地里,又闷又热,在那个垄沟里边拔草边往前走,走到地的最南端钻出了玉米地,眼前横贯了一条大河,河水清澈,平坦缓流,四周又极其地宁静,我顿时感到心情一下子舒爽起来,(我从小就喜欢河流,湖泊,高山,平原,对大自然的杰作颇感兴趣)。很快大家都去洗洗手抹把脸,感到非常的舒心。后来询问了老乡才得知这条河叫讷谟尔河,听起来总觉得不像汉语的河名叫起来那么顺口.(以后才得知此河的上游在龙镇农场作业队西侧靠近河边有个叫讷谟尔村的,所以河就得此名).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