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丰

 
 
 

日志

 
 
关于我

我没有毫言壮语,也没有官衔职称,我也不信佛也不仰教,只相信现实和生活. 回首往事,当在那广阔的天地里,大田农活实打实干,后勤工作踏实稳妥,机耕机修勤奋好学,同志之间和睦相处,与友交往谈吐大方. 后来千里超,超回到故乡,进入街道作坊,和阿姨大妈敲敲打打,每天七毛,只能图个温饱,为了跳出圈槽,另起炉灶,就学技艺,后经辗转,进入工厂,开了眼界,生活质量有所提高,继续学技,考上等级,当上一名合格的技术修理工.我的一生平淡无奇,碌碌无为.时过今迁,现已退休,安居乐业,享乐天年!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夏 ( 10 )  

2014-06-01 18:0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夏天的夜晚,有时候当明月高挂的时候,那就不像无月的那样有诡异的情景了,当那银色的月光铺洒在那静谧的夜空时,四周就显得格外的轻柔迷人,轻柔的让这一片近处的房舍,田边的沟渠以及河边的树木,还有那远处的焦得布山,全都如浸浮在这银色的夜空中,整个世界就像一幅柔媚的画卷,似乎让我看到了黑夜里最美的情景,让我自始自终的直到现在还在我脑海的记忆里,留下了拥有那美好的一幅回忆!!!

记得还有一次半夜去送饭,又是一个无月的夜晚,那天还是阴天,到半夜时分天空显得更加的阴沉,机车在十八号地作业,我想抄近路去好少走点路,就把鞋连同饭桶一起拎在手上,光着脚趟水过了渠沟,过了渠沟我找到了十八号地块,就站在地头用手电筒发出信号,在这漆黑的夜晚驾驶员很快就发现了信号,机车就直接开了过来,师傅们边吃边还在跟我聊着:“天热光脚趟水过渠不碍事,那样就可以少走好多路了,不必从鸡鸭舍前那条小河边兜过来了。.聊着聊着师傅们很快就吃完了饭,我也收拾收拾好饭桶回头往渠边的方向走去,拖拉机也迅速的调转车头驶向远处了。当机车一离开我以后,我的周围马上就被那无穷的黑暗所笼罩了,就像被浸入了那墨渍里一样,连自己的脚都看不清了,我立即打开了手电筒,一路朝我认为是沟渠的方向探索地前进,微弱的手电光却怎么也照不远,那一索亮光射出去就像被那漆黑的夜色吞食了一般,只能照亮自己脚底下的那么几步路,就这样边摸索边走着,所以走了好长时间想怎么还没走到渠边,我想大概是在黑暗中走错了方向,就认为是另外的方向是沟渠边了,就改变了方位从另一边走去,走着走着觉得也不对头,我就东走走西摸索的凭着感觉乱撞了,越转越糊涂了,这时我的脑海里反映出了平时老乡们交谈中所说的“鬼打墙”的事了。但是我不信鬼不信神的,只信唯物主义,因为人的意识是物质存在的反映,走不出这里是我的意识被当时的物质所反映而一时迷惑失去了方向感,所以我也不害怕,我知道是迷失了方向后,就心神不慌的等待着拖拉机翻地返回来的时候,借着它的大灯光就可以找到路了,等了不一会儿机车就调头过来了,我就又给它发出了信号,拖拉机马上就朝我的方向开过来,到了地头师傅们就诧异地问我怎么还没走,我就把原因前后告诉了他们,师傅听了后把油门一轰车灯大亮,指着后面不远的方向说,那不是条渠沟吗!我回头一望,嘿!真的那条渠就在我后面不远处,被雪亮的灯光一射,水面上涟漪地微泛着银光,在无声无息地流淌着,我赶紧朝那方向走去,师傅们为了我不再迷失方向,就一直把车灯照着,直到我淌过了渠水后,才把机车往回开去翻地,那天的夜晚要是师傅们吃过饭后转移了地号的话,那我这一晚就不知道该是怎样地走出这块地了,因为经常有在半夜饭后转移地号的事情,这次也是我的幸运吧,没有在这墨黑一团的广阔田野里,孤伶伶的呆上一个晚上,与黑夜相伴直至天明!我总觉得那天的夜晚有点非常诡异离奇的感觉,这事虽然已经过去几十年了,但我还是那么地记忆犹新啊!

还有在夏天的夜晚,我有时候在思念家乡的时,会经常默默地一个人站在机耕队前的空地上,或坐在前面小河桥上的栏杆上,支颐沉思着,并静静的远眺着东南方向,在那漫天繁星的夜空里,寻找着注视着在那接近地平线上的地方,总有几颗最明亮的星星在闪烁,其实那是二龙山火车站的几盏荧光灯,挺亮挺亮的,但又不刺眼又不耀目,远远看上去我还觉得颇有一种温心的亲切感,想象着在那日夜繁忙的火车站,人来人往,火车奔驰,如果我乘上了列车就可以坐着它有一种回家的亲切感,可是毕竟一年只有一次探亲假,我只能默默地寄托那日夜奔驶在万里铁路线上的列车,给我捎个心愿带回家,祝愿在遥远的家乡那年迈的父母,幼小的弟妹们一切都幸福,安康!

有时候在夏天里送半夜饭,要走供销社门前的那条小道去地里,这条小道比较僻静,白天几乎都没有人会朝里走的,但是拖拉机安排到那里的地号,我给师傅们送半夜饭还是要到那个地号去的,虽然地方若有点偏僻,但对我来讲还是比较熟悉的,一个春天我找野鸭蛋来来回回的都要走上好几遍呢。进了那条小道后一直往里走上一段路后,然后就拐弯往北走了,站在那个大涵洞上就能找到拖拉机在哪里翻地了,在往北走的时候,能够一览无余的看到那远处在柔软洁净的月色映照下,隐隐约约横卧着的那座卧虎山,(因为那里的地势要比永丰高,所以一抬头就能看到。)在那明晴的夜晚衬托下,那深蓝色的天穹里有无数的星星在闪烁,尤其是那一串北斗星璀璨纯净,发出点点的明亮银光,勺口直指正北方,在众星的拱卫下,显得更加的出类拔萃。在那朦胧地卧虎山的山麓下,这时候也有几十束的灯光在来来回回地穿梭游弋着,我知道这是大庆油田的农场,因为它的地势高,又是在山麓下,看上去就像是一片倾斜的板块似的,点点穿梭的拖拉机灯光显得不重叠,每一台机车看上去都在平行地来来回回的工作着。大庆农场的地大机车也多,不知大家注意过没有,每当秋天要收割的时候或春天要播种之前,大庆油田的汽车就会一辆一辆的把拖拉机从油田装载运过来,到卧虎山的山麓下大庆农场里,那些汽车都是西德或捷克进口的载重汽车,车身很高,驾驶室也很大,我们给它起的绰号叫“鲶鱼头”汽车。他们的车队一开出来就是浩浩荡荡的几十辆,行使时在公路上前前后后排成一长队,柴油车又拉得上车速,所以开的很快,经过场部前面的公路上时,就像是呼啸毒厉一般神气威风。但是我在去北安的路上,经常看到他们的车有时候侧翻在公路两边的路沟里,尤其是在双泉乡路口,在那里有一条从东向西约四米多宽的岩石裂沟,并不太深,主要是到了雨季,让从东面焦得布山山麓延伸下来的台地,在下雨的时候,让台地上的雨水汇入这条沟中排泄到白龙河去的。上面架了一座桥梁,一过了桥就是一个呈九十度的右拐弯,他们的车速太快,在拐弯的时候由于在离心力的作用下,使车辆很容易侧翻,一旦翻到沟里就扔着扬场而去,要等好长时间才会用起重吊车来吊起后拉走,真是财大气粗啊!(过了双泉乡的小桥,迎面就是著名的石龙岩石了,往五大连池方向去的公路就得右拐,这是一条省道,直通嫩江,可以上建边农场去。如往左拐是一条进入乡村的土道。(现在是修直了这条省道,并另铺设了高速公路,不会再有侧翻车辆的事情发生了。)还有双泉乡前的那条沟,我特意在买年货黄豆瓜子的时候,问过当地的年纪大地老乡,你们双泉的泉水怎么现在没有了,他们告诉我说:“由于那个时代什么人都可以在这里无规律的并似无忌惮的乱采乱炸这里的岩石,用来盖房子作地基,围小院栏猪舍,日久天长的开采,把那地下的泉眼给炸的或许是堵了或许是改道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泉水流出来了,路口的那条岩石沟以前就是淌泉水的泉水沟,现在已不存在再会有泉水流淌的景象了,已经变成一条干枯的岩石沟了,可惜了我们这里的双泉美名了。”我想这也是无知的人们破坏了生态平衡,大自然就给了我们最有理的惩罚!可惜!!可悲啊!!!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