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丰

 
 
 

日志

 
 
关于我

我没有毫言壮语,也没有官衔职称,我也不信佛也不仰教,只相信现实和生活. 回首往事,当在那广阔的天地里,大田农活实打实干,后勤工作踏实稳妥,机耕机修勤奋好学,同志之间和睦相处,与友交往谈吐大方. 后来千里超,超回到故乡,进入街道作坊,和阿姨大妈敲敲打打,每天七毛,只能图个温饱,为了跳出圈槽,另起炉灶,就学技艺,后经辗转,进入工厂,开了眼界,生活质量有所提高,继续学技,考上等级,当上一名合格的技术修理工.我的一生平淡无奇,碌碌无为.时过今迁,现已退休,安居乐业,享乐天年!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离别 (纪念永丰十三连下乡四十五周年)  

2014-06-13 21: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十三连的荒友们,知友们,大家相聚在南泉共济一堂,欢言笑语举杯庆贺的时候,围着篝火在翩翩起舞的时候,手捧香茶侃侃而谈的时候,是否还能想起四十五年前的那天,(1969616)大家从不相识不认知,怀着无限的楚楚痛苦,揣着惶惶不安的心情,念念不舍地与亲人们朋友们告别时的情景吗?这封尘了近半个世纪的记忆,不堪回首的往事,亲人朋友们的分离,却厉厉目目似乎就在昨天,我带着那辛酸与苦涩的心情,进入了时间的隧道里,追忆着那当时离别的情景。

1969年的716日,所有在座的荒友们,谁也不会忘记这一天,那天是一个又像有点朦胧的阳光又像是阴天,过了午后老天终于还是变了阴天,阴沉沉的天空,苍天也在为我们即将要远离故乡而颇为不悦,没有了往日那阳光般的笑容。大家都在亲人朋友们的陪伴下陆陆续续的默默地来到于蓬莱路二小汇集,大门口早已有工人纠察队把看着,亲人朋友们只能陪伴到此门口为止,不能一同进入。当我握着亲人朋友们的手将要告别转身踏进那校门的一瞬间时,我与亲人四目相对,顿时眶中含泪欲滴而屏止,压抑着自己的痛苦而不能让父母看到。临别之前作为父母的将有多少话要对自己交待,有多少的千叮万嘱要吩咐,可是欲言而无声,,千言万语的叮嘱吩咐瞬时化为颤抖着的双唇,全都并成了一句话:“出门在外,一切要自己保重,要经常给家里来信哦!”紧握的双手当被纠察队引进校门里时,也随即被分开了。当我一步三回头默默地回首向后面校门眼望并拖着沉重的步履,带着亲人那伤心的眼眸和凄楚的话语时,那亲人双手的余温尚还在手中握着呢,顿时一股楚楚的含酸涌上心头,泪水直在眼眶里滚动,只能强憋着不能让父母们看到我伤心的泪水。就默然地像机器人似地来到了人群中。大家在一起也没有欢语笑言之声,只有木讷的神意,有的是在偷偷地抹泪,有的在低低的交谈,那轻轻的微弱声隐隐约约地传来。因为当时大家都来自各个居会,相互之间还不认识。场地上空满耳都是革命的歌曲在不断的一遍又一遍地从那高音喇叭里传来,似乎是带来了一些热烈的场面。此时的我大脑里是一片空白,茫然地并木讷的站着,知道看不见亲人朋友了,但还是翘首望着那二小的铁栏栅大铁门,心中却惶惶不安的不知所措地就这样在二小的礼堂中站着,有的朋友坐在礼堂中的长条凳上,都在心神不安地等待着汽车来接我们去火车站。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估计10点左右吧,蓬二小的边门打开了,工作人员急促地像撵鸭子似地招呼着大家:“从这个小门出去赶紧往蓬莱路方向上车。”我就是从这条叫做“半径圆弄”的小道(其实就是一条长长的夹弄.)真正地开始远离家乡了。(当时半径圆弄的另一头是通向文庙路的,弄口有纠察队员把守着不能让闲人进入,这条两边都是高高围墙的小弄堂,中间是没有人家大门的,只有剥落了石灰的破墙上开了几扇小小的窗洞,用来采些光和透点风的。若干年以后,我还经常来这条并不显眼的小弄堂里来来回回地走走,回顾一下当年我那离别时所感受的那种辛酸情景。它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并已深深地打烙在我的心里了。)当时汽车就停在小弄堂口,车门正对着弄内,故也看不见路上的亲人和朋友们的情况。大家鱼贯而入地默默的上了车,有的流泪有的木然。一路上,前面的卡车上敲锣打鼓开路招扬,几辆客车跟随其后一路北上,沿途的人们被那冲天的锣鼓声所吸引看着我们,有的脸带微笑挥手示意,似乎在祝我们一路平安,有的低头转身悄悄抹泪,触景生情默默离开。不一会儿汽车就到了火车站,直驱入北区的站台边。大家在上海领队的指引下陆续登上了绿色的铁皮车厢并对号入座,我正好坐在靠站台的一边,故窗外的情景一目了然。每节车厢门口都有人把守着不准上下,然后再放家属从外面进来,人们像潮水般地涌入,霎时站台上就挤满了送客的人群,当时每位北上的战友家属送客票只有两张,也不知道混入人群的亲戚朋友们是怎么涌进来的。我们来得晚了些,前面十几节车厢里已经坐满了北上的战友们。此时的站台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只见人头在窜动,有的人在大声呼叫着在寻找自己的孩子们。小小的列车窗口里钻满了男男女女的脑袋,都在渴望的寻找着自己亲人的脸容。列车上,站台上到处都在大声的说着那伤心的离别话,左叮嘱右吩咐的,可是谁也听不太清楚,因为实在是人声喧哗,乐声起伏,锣鼓震天。我为了不让亲人们感到伤心和难过,只是一个劲的点头挥手,此时此刻的心情是多么地难受和心酸啊,为了避免不让父母朋友们更担忧更伤心,我尽量遮掩自己内心的伤感并装出一幅自然的笑容,装出一种无所谓的大气概的心情,眼中却包含着满满的泪水克制着不能让其流下。站台边上有众志成诚的工人纠察队,头戴钢灰帽肩缠红袖章,手挽手的筑成了一道人墙,最主要的是为了安全考虑,不然车上的车下的人们手牵着手在念念不舍地作告别时,当列车一启动后面的人群又要往前挤那该有多么的危险呢。为了安全也只能筑起了这一道人墙来保证大家的人生安全了,就是辛苦了这批纠察队员了。

当时我心中压抑着剧烈的痛苦,像碌碡般地滚动着,透过那朦胧的泪水向窗外的亲人四目相对频频挥手时,都知道分别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随着火车头在连接车厢时将列车微微一震,人群中立刻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纠察队员们手挽手挽的更紧了,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梭梭滑过。12点整,随着一声揪心的汽鸣声列车无声无息的向前滑行了。顿时站台上的人群中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声喊声和哭声,和掺杂着那广播喇叭里的阵阵革命歌曲声,混合在一起响彻了火车站的上空。人群中有的挥舞着双手使劲的往前挤,后面的人群又在往上涌,纠察队员们铸成的人墙用足了死劲往后顶,。这时列车上的人们也再憋不住这离别时的伤感了,也都随着失声地痛哭起来了,并也宣泄了压抑在内心中多日积聚的痛苦。此时此刻站台上车厢里哭声叫声彼此起伏,哭得是这般肝肠寸断,那伤心痛哭的场面人人见了都会情不自禁的流泪满面,这痛苦的情景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里,永远存储在我的脑海里不会忘记。当时人人都想把头伸出窗外,想最后再看一眼自己的亲人们,想最后再告慰一声年老体弱的父母们自己保重身体,再次挥挥手表示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了。随着列车徐徐地向前移动,人群又开始沿着站台追赶着,含着热泪痛苦楚楚地叫着喊着孩儿的名字,挥舞着手绢想最后再能见上自己的孩子们。但是无情的机车冒着浓浓的黑烟,车轮间喷吐着白白的雾气(当时还是蒸汽机车头),毫不留情的砰哧砰哧地越跑越快了,很快就擦过了站台而远去了。随着列车无情的向前飞驶,此时此刻我心中的失落感再也无法能忍受住了,再也憋不住多日来积在内心的痛苦和伤感了,终于也忍不住放声哭出声来了,两行浊泪咕嘟咕嘟地往下淌,心中时而黑暗时而明亮,宛如盛夏的季节里天空时而乌云翻滚时而湛蓝透明,泪眼婆娑梨花带雨的侧着头望着窗外的那一排排极速地后退的树木房舍以及一片片农田,但是我的视线却没有放在任何一个地方,眼中仿佛没有焦点,在自己的脑海中忍不住地还在想起当列车徐徐滑动时,那人潮激烈的涌动以及那撕心裂肺的唤叫声和哭泣声真是一片风声鹤唳,那个场面在我脑海中混乱地时不时的一遍遍地再现。那铁轨和轮子的撞击声,发出哐啷哐啷沉重而又有节奏的声音似乎是踩在我的心上,压得我呼吸都要凝固起来了,一双深沉而无神的黑眸却紧紧的盯着窗外那灰暗的天空。

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见爹娘(当时没有探亲假的说法,只是事后在71年的初才宣布根据来回的路程计算享受国家规定的探亲假制度,我农场来回的路程正好没超过八天,故享有一年一次的探亲假,为之大家高兴欢悦,狂喜的浪潮瞬间席卷了全连,大家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都在商讨着何时结伴回家之事。)一路上我只知道农村的生活是很艰苦的,还有那黑龙江的天寒地冻自己能不能适应,(因为我很怕冷关节又不好)以及三月份刚发生过的珍宝岛事件等等,心中一片胡乱杂章没个头绪。.随着车轮和铁轨的节逢处发出的撞击声使我忧心忡忡的思维又将带回到了现实,列车在飞速的前进,它将带我到那遥远的哪个车站呢?前面等待着我的又将是怎么样的地方呢?荒凉破旧还是一望无际的田野?颠簸摇晃的列车又要让我坐几天呢?心中又是一阵茫然,真不知所措没个头绪也无处可问,问谁呢,大家都不知道呀。直到列车奔驶在那广阔的田野上时,我才慢慢的冷静下来。此时开午饭了,从餐车里推出的小车在给每人发一盒盒饭,我也无心用餐草草的吃了一点也就把饭盒归还了。回顾四周在座的朋友们当中没有一个人认识,这更加加深了自己的顾虑和孤独感。由于上两天心情郁闷没能好好的睡觉,就趁坐在车上打了个盹,迷迷糊糊地一觉醒来已到南京了,当列车慢慢滑进城市中时,马路上已是华灯初上了,路上的各种大小汽车的车灯流泻地悄然滑过,我都无心去观赏。又到夜餐的时间了,我觉得肚子真的有点饿了,就把一盒饭吃的精光。当列车要驶向南京长江大桥上时,只听到广播里传来要把车窗关上,(那时真是阶级斗争为纲啊),列车行驶在大桥上时我从窗外看去桥架的两边都是灯,把大桥照得通亮通亮的,隐隐约约的见桥下江面宽阔,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南京长江大桥呢,只是在学校的时候从课本上知道南京长江大桥,(因我从没有出过远门,叫现在的话说就是宅在家里的人。)过了大桥以后我也不知道第一个夜晚是怎么过来的,就是随着列车不断地颠簸摇摆而迷迷糊糊地无思乱想的打着瞌睡熬到天亮。我们坐的列车是货车的车次编号,轨道上有空道就开,没有空道就停,要让正规的旅客列车先行,所以一路走走停停时快时慢,不管是到车站也好货场也好为了让道都的停,所以直到第二天的下午时分列车才进入山东省的兖州车站,(刚过微山湖才不远,离省会济南还差很长一段路程呢)这时列车被甩在货场的股道上,此时边上正好停着一列货车,其中一节车皮里装的是西瓜也正巧靠在我们的车厢边上,这时候就有几位朋友爬到了对面的车皮里“借”了几只西瓜想来解解渴,不料被押车的农民发现了,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